红豆饼

边草,边草,边草尽来兵老。
山南山北雪晴。千里万里月明。
明月,明月,胡笳一声愁绝。
————— 唐 . 戴叔伦 《调笑令.边草》

写手七题《路局》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3.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4.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5.清水文,包含“他们合为了一体”这句话。

6.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这句话。

7.以此为例,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



⚠️非常清水,不要期待6

⚠️清水到看不出攻受 但还是路局

⚠️7中的“我”是路人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这场危机的爆发是那么迅速。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前就将他们击倒在地。全球将近三分之一的人都变成了丧尸。A路人也不例外,不过这并没有关系。因为痒局长还是陪在他身边。

无论前路如何,他们仍然并肩前行。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痒s b我喜欢你” A路人揪着痒局长的领子喊

昏黄的灯光将气氛渲染得迷离暧昧,可周围的朋友的起哄声又让人不得不清醒地挣脱这份若有若无的情愫,笑着以谎言掩盖真心。

“s b路人我也是”局长笑着说。

大家的哄笑声足以掀破屋顶。

而在一片掌声、笑声、尖叫声中,在傍晚的火烧云下,酒吧的灯光底他们不经意想起的却仍是他们还在读大学时接的那个吻。那样胆怯而绝望的吻。


然后在聚会尾声时离开那个地方牵起各自妻子的手,离去。之前在酒吧喝酒的种种暧昧权作是玩笑一场。

他们有各自的家庭,他们也必须对自己的妻子付起一个丈夫的责任。这场玩闹是最后的温存了。

“那个人是谁呀?”妻子问。

“一个朋友。”

我对他说了无数次的我爱你,最终也对别人说出了口。

3.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痒局长和A路人在一场事故中失去了视力,

不过这没有关系,

毕竟他们在一起了。

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

4.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在地球南部的一个城市,A路人终于把那些该死的文件处理完了。笑着搂住一旁的白鼠。

在地球北部的一个城市。痒局长和狮子牵起了手。

他们拥抱接吻 。

5.清水文,包含“他们合为了一体”这句话。

A路人和痒局长相知,相爱,最后一起老去。

他们的骨灰共同葬在一个骨灰盒里。

他们合为了一体


6.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这句话。

他们曾无数次在床上互相搂抱接吻,暧昧的喘息声不时响起。

可在无数次黎明到来之前,他们撤开了紧搂着对方的手,收拾好昨夜残余的温存与痕迹,踏着星光与月色若无其事地向城市的两端走去。

他们镇定地伪装着,好像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至少”局长顿住了脚步,路人扯了扯套头衫上的兜帽“我们不能有什么发生。”


7.以此为例,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


我和他一起去看过了天山的雪于阳光下熠熠生辉,

看过了转经筒转去了百八烦恼,看过了汨罗江在月光下如蓝墨水一般深邃沉静。


结局A 他最后还是跟他人成了家,一同相伴于路上的人没能走到结局

结局B 比起穿着他给我买的那个套头衫一同看着世间美景,我还是想和活着的他携手同行。

结局C “这只是一场梦”他对自己说现在“梦该醒了。”